Category

Recent Blogs

Oct.2021 北欧月记#1

原发于豆瓣 2021-10-14 03:10:17 1/ 搬到斯德哥尔摩的第一个月,很难过地发现我在的城市只有一家KFC。 和朋友家聚会。八点钟的时候,我很小声地说了一句我好饿,但是出国之后,我不再期待能在深夜吃到任何带来真正满足感的食物。大家都还在继续喝酒,新朋友在讲的段子,已经在introduction week 听他用英文讲过一遍。很想和他碰杯,让他别再继续讲。 不停地兑酒,因为调酒的人绝对不会喝醉。掐头去尾,满手都是薄荷的味道。认识新朋友的好处是——分享故事的时候所有人都很捧场,连我告白失败的案例都很受欢迎。活到这么大,我已经能发现一些规律,恋爱的人会一直在恋爱,和不同的人恋爱,在不同的时间恋爱,整个房间的恋爱quota都耗费在几个人身上,只有他们在恋爱。 但是很公平。讲得出“要把爱和欲望分开”的人没有在爱,讲“我们试试吧”的人反而能得到无限可能。…

Keep reading

Douban/ 月记: I’ve never been a natural

原发于豆瓣:2020-12-06 17:53:31 1/ 大一的时候和Q去新开的二层餐厅吃饭。狭窄的二人座旁是同样狭窄的二人座,坐着两个愁眉苦脸的女生。 一个女生说,没有课的时候,我就把宿舍全部的窗帘都拉上,一个人躺在床上,就好像天一直没有亮。 另一个女生说,并不想和其他人讲话。所有人。室友,家人,那些讨厌的作业小组里四年也没有记住的脸。 二十分钟的聊天离不开毕业找不到工作的话题。 阴雨天的上海,油烟气味很重的餐厅,调料味道很明显的午饭,绝望。 她们离座后我们匪夷所思地对视。无法相信这场聊天中的任何一句话。 为什么拿了超过一本线那么多的分数来到这里,并不算虚度光阴地过了四年,还是会为未来发愁?…

Keep reading

Douban/ Jan. 2021 月记

Douban, 2021-01-07 11:00:21 1/ 以后每次再读道格拉斯的小说,大概都会想起那些在九号线上晃晃荡荡的早晨和黄昏。 曾经有几个月的时间每天偷来四小时做一只谨慎的沙丁鱼,在拥挤的铁皮罐头里观察别的鱼讲话和走路。 感觉上海地铁是最喜欢上微博热搜的地铁,内容量丰富得像本书——儿童文学,推荐九到九十九岁的读者阅读。 有很喧嚣的情侣,急刹时握紧的手,沉默的小朋友背靠着爷爷掏出习题集,房屋中介在途径信号弱的地段时放大音量打电话,八卦单位同事的几位阿姨,直径一厘米的小卷发。 只能说相信语文书上吴侬软语的那些描述你就输了。 -…

Keep reading

Douban/ 清零的FM记忆

1/ 很多人的品味据说会在年少时就确定,尤其是我这样不思进取、不愿走出品味舒适区的人而言,因为很难接触到新风格的作品,观影也好,读书也好,听的音乐也好,都只是中学时代的重复。 排除去作为电视剧背景音乐因为循环太多遍而被动记忆的歌,人生第一次音乐品味的塑造,大概是从小学三年级我爸买的那个mp4还是mp5开始。 虽然神秘兮兮地告诉我是苹果,但其实是被人骗了的盗版苹果。不过作为小孩子的我已经学会隐秘地对他这样笨拙的大人表示谅解,毕竟在小学生里有mp4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我妈一边拧着眉训斥我爸“太宠我了”,一边兴师动众地把睡午觉的我哥从床上扒起来,要他给我下“当下流行的音乐”。 于是作为小学生的我,最后结局是拿着充斥着陈奕迅、孙燕姿和陈小春的随身听不知所措。 互联网和书柜里不知收敛的读本给自己一种“我已经很懂什么是爱情”的张狂错觉,每每戴上耳机自我陶醉,都仿似可以理解陈小春为什么撕心裂肺地在唱“我没那种命啊她没道理爱上我”,从来不质疑苦情歌存在的合理性。 但毕竟听歌和同龄人断层是一件很悲惨的事情,大家在接歌词的时候偶然接的一句“不如这样 我们一直拥抱到天亮”被嘲笑“大概是你编的吧”,同组的人也会窃窃私语地商量:等下次我们再接不上,你就造一句话,说是什么陈奕迅的歌。 在小学总被人说早熟,其实也是大人对我求知若渴的目光毫不避讳的缘故。还没到把读懂的东西佯作不懂的年纪,看法因而总是和大家不太一样。老师讲一些强加的道理的时候,没头没脑的“为什么”抛出来,就容易被当做不被喜欢的小孩。在音乐课上抗拒地吹走调的竖笛的人,心里偷偷地哼着一知半解的调子。 -…

Keep reading

Douban/ Feb 2022 月记

Douban, 2022-02-22 03:24:26 1/ 十年前的事情怎么会还像刚刚才发生。好像前一秒我还骑着自行车走在小区前的十字路口,要和朋友们去商场玩。突然一切都过去了,给我买自行车的阿姨几年前去世了,秦老师也去世了。 和我的朋友们很多年不再联系,直到我们要重新聚在一起买一束送行的白花。 而我在很遥远的地方,隔着时差,错过消息,错过机会。 2/ 现在想想小学是我唯一有机会做风云人物的机会,好歹可以得到班里最帅的男生75%的喜欢。 这大概是我这辈子对男性认识的起点。…

Keep reading

Douban/ HBD 2021, and to Danee

原发于Douban, 2021-04-18 23:40:31 脑子一团乱麻,几乎是什么都写不出来的状态。因为今天收到太多太多爱和太多太多期待。因为乔狗的狮子,又想到要去看那部名为《我可能不会爱你》的电视剧。看程又青哭着照镜子,找不回中学时的自己。我也好担心十五岁的我已经离开了我。 十五岁那年开始有朋友喜欢和我在阴暗的走廊聊梦想,入班成绩第一的女孩,每次小考进不了班级前十大概就会听到梦破碎的声音。但那时候我没有任何多余的想法,只想挺住。 内卷在七年前还没有得到重视,但理科实验班大家都在暗中较量做过的习题书、背过的单词数、参加的竞赛培训数。数学考几十分的我第三节课就放弃了数竞班,找不到任何存在感。 十五岁的时候在111宿舍过生日,也会收获很多张真情实感的明信片。因为我们流行明信片。 放一整晚的fifteen,想着明天还要做的完形填空。和别人打赌可以一晚上补完四十页化学金版教程,却在熄灯的那刻感慨还是生命宝贵早点睡,然后认栽赔付两根烤肠。 居然在十五岁我已经学会了放过自己。 放过自己,拥抱快乐和网络小说不好吗?…

Keep reading

Douban/ 暴躁的理由是饮料

原发于Douban, 2020-09-19 15:00:57 最近临近申请季,一切鸡毛蒜皮都容易让人暴躁。托福不出分的话会暴躁,出了分分数不满意又要暴躁。为什么不能再多考一分,真的是我不配吗,为什么总是自我感觉良好。图书馆不让带无色饮料并且一小时巡查一次的管理员也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不仅保安大叔告诫提着咖啡袋子进门的我“你不要太嚣张”,连管理员都威胁我要把我的卡注销掉。这真的是非常鸡毛蒜皮的鸡毛蒜皮,我觉得一年后我毕业了肯定觉得这些都是非常无所谓的琐碎的不值得再提的事情,但是,今天,2020年9月19日,下午2点48分,还有4000字实习报告没写完的我,还没和推荐人好好沟通而又社恐的我,r1的deadline是10/16但文书还没起草的我感到一切都可以随随便便地把我压垮。虽然世界上其实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去担心,很多道理规劝你要从一个历史的角度或者什么更宏大更远的视角去看你现在这个节点上渺小的坐标,但是近大远小我就是什么都看不到,能看到的只有连续的无聊的日常和无法压抑的烦躁。 好消息是马上要离开这个学校,我肯定不会再想念这里的一丝一毫。说实话从进学校第一天我就想着以后毕了业要用什么口气去描述在这里发生的事情,但我从未想到我对学校的感情会是一个递减的函数。一切的不合时宜都在这里发生,无聊的大叔大妈每天流窜在书架间不产生任何价值,只是不让你带饮料。前几天实习的时候我在想如果我爸知道把我养这么大让我在这里给领导拿喜茶会不会shame on me,我想知道大叔大妈回家后该怎么和家人描述今天的一天,是说我共拦截了多少杯饮料吗(among which我还贡献了2杯,因为我今天一共带了两杯饮料并且都被发现了)。是的我很无聊又很幼稚,芸芸众生大家都不容易大家都混口饭吃,下次我会把饮料倒进杯子里,伪装成微微泛黄的纯净水,然后面不改色地走进图文。虽然我觉得很荒谬很可笑,但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考托福的时候后面男生在试音的时候洪亮地说 “destroy…

Keep reading

Douban/ Mar.2021 月记

2021. 3.14  今天傍晚走出图文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一种久违的轻松。可能是因为换掉了甜甜圈背上了很轻的包,可能是被我的郭敬明风衣潇洒到,可能是二教前面那片空地光线真的很好。转弯,下楼,这种什么都没做又有无限底气的状态终于回到了我身上。春天穿衣失败,就连晚风都重新回到暧昧的体感温度,是一个完全不会感到冷的季节。 申请季是一个接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过程,在大部分人跌倒的地方跌倒,在正态分布的峰值处一起堆成内卷的密密麻麻的小山。但还是比普通人要累一点,因为总是习惯性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拿到之后诚惶诚恐,吾日三省吾身,Im not supposed to be here. im…

Keep reading

Douban/ 那就是别人的问题了

原发于 2020-12-01 Douban 1/ 小时候最喜欢跑上二楼,拉开书桌的抽屉,舔食绿色药片的糖衣。尝到苦味后就毫不犹豫地吐掉。 因为只要甜的部分就够了。 从小开始阅读 long long ago开始的故事,幸运的是结局都是happily…

Keep reading